【國際】全球經濟進入高通膨、高利率、高債務、低增長新格局

中國澎湃新聞19日報導,北京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國際貨幣基金(IMF)前副總裁朱民18日在主題「2022:全球經濟復甦分化」的《財經智庫》全球經濟信心指數發布會指出,2022年之後的世界經濟金融將走向「滯膨」(經濟停滯、通貨膨脹),刺激政策下,股市的指數和估值、房價都處於歷史高位和高危。一旦通貨膨脹上升,引發利率被迫上升,將對股市、房市和財政產生巨大衝擊,世界經濟金融走向危機的機率上升。

對於當前的全球經濟形勢,朱民分享了他的四點觀察:第一,由於疫情還在蔓延導致經濟恢復仍有不確定性。第二,供給與需求雙重衝擊下通貨膨脹將持續存在。第三,俄烏衝突帶來能源等大宗商品價格上漲。第四,美聯準會的曖昧和政策激變引發動盪。

在對比2008年和2020年的兩次經濟危機後,朱民表示,2008年金融危機後的世界經濟金融走向了「三低一高」格局:「低增長、低利率、低通膨、高債務」。而2020年到2022年則進入「三高一低」新變局:「高增長、高通膨、高債務、低利率」。

「很多國家的經濟增長在2021年強勁反彈,並在2022年繼續反彈的尾聲,很多國家的債務高於二戰以來的歷史高位,利率開始上升,但仍然整體處於低水準。」朱民分析稱,這只是一個過渡,2023年開始,世界經濟將回歸到疫情危機後的正常軌跡,其他經濟變數也將變化。

談及2022年之後的全球經濟走勢,朱民並不樂觀。他指出,受人口老齡化、地緣政治和供應鏈波動、收入分配惡化、美國經濟不確定性、勞動生產率下降等因素影響,全球經濟將進入「三高一低」的新格局,即「高通膨、高利率、高債務、低增長」,這是典型的「滯脹」。

「(三個階段中)唯一不變的是『高債務』,但利率水準升高,高債務就變成了最大的潛在風險。最重要、最敏感的變數是通貨膨脹,大家最關心的美聯準會政策也是主要的不確定性(因素)。」朱民稱,綜合上述情況考慮,2023年世界經濟將進入一個新的格局。

剛剛過去的2021年,全球大宗商品價格上升已累計占到全球GDP2%,朱民認為這在以前幾乎是不可想像的。然而,俄烏衝突爆發再次推高了本已高位運行的大宗商品價格,朱民指出,伴隨著地緣政治的巨大不確定性,兩股力量將持續推高通貨膨脹。

面對這樣的國際形勢,中國該如何應對?對此,朱民表示,中國是大宗商品的主要進口國,隨著能源價格進一步上升,PPICPI的差距或將進一步擴大。

他特別強調,大宗商品價格上漲並不會在短期內結束,會延續相當長的時間,中國要做好政策準備,特別需要通過改革建立靈活的市場應對機制。(資料來源: cna1215)☺

2022-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