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東南亞做不了“世界工廠”,頂多是個中轉站!

在全球貿易動蕩的大背景下,來自日本、德國、歐元區的最新一組數據顯示,主要出口大國的動力持續萎靡,貿易活動乏力重創製造業信心。今年2月份日本製造業PMI數據初值下滑至48.5,創下32個月以來的最低水平。而作為歐洲經濟的領頭羊,德國製造業的PMI初值在二月份降至47.6,創下了74個月以來的新低。歐元區2月製造業PMI初值跌破至49.2,為2013年6月以來首次。中國國家統計局剛剛公佈的5月份中國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PMI)為49.4,比上月回落0.7%。WTO預計,2019年全球貿易活動增長僅3.7%,較2018年的3.9%有所放緩,並有可能進一步下降。

▲東南亞產能崛起:

在全球貿易增長乏力的大背景下,中國的紡織市場日子並不好過。中國國家統計局資料顯示,中國紡織服裝行業的毛利潤從2012年年底的12.14%降至2018年年底的10.16%。紡織服裝行業在人工成本、環保成本等持續上升的大勢之下,毛利率呈現持續下跌狀態,2018年的毛利率降至近10年來的最低點。年營收2000萬元的規模以上紡織業企業數量也從2011年3月的2.2萬餘家降至2018年年底的1.9萬餘家,激烈的競爭加速了紡織企業“去小留大”。

今年自開年以來,紡織市場的景氣度便一直處於低位徘徊,下游很多織造服裝工廠都延期開工。而到了傳統的紡織旺季"金三銀四",市場也並未嚮往年一樣紅火,"接單接到手抽筋"的日子久久盼不來,尤其到了四月份中下旬,市場行情迅速轉冷,本該最忙碌的時間裡卻異常的清閒,布料商不敢囤貨,各類工廠在五一都有放假情況。

在中國紡織產業面臨掙扎局面的同時,以越南為代表的東南亞國家卻在快速搶占紡織市場。隨著中國生產成本以及用工成本的快速攀升,紡織產業正大批量向東南亞國家轉移,越南就是其中承接中國紡織產業轉移最為主要的國家之一。目前,越南已經成為世界第三大紡織品出口國,僅次於中國和印度。

 一直以來,印度與越南紡織產業較集中在成衣加工,但越南野心很大。4月24日越南政府副總理鄭定勇日前簽屬條文,禁止進口技術使用年限達到10年或以上的二手機械、設備和生產線技術,將於2019年6月15日生效。

這意味著越南將不再滿足於服裝環節的生產市場,將直接進軍布料和原料市場。可以簡單概述為:所有在越南投產的紡織企業,若是想享受越南的關稅優惠,那麼紡織品所用的紗線、布料副料等原材料的原產地都必須是在越南(原產地越南比重至少達90%) 。

這樣一來,所有在越南投產的紡織企業,都不得不減少對中國布料以及原料供應的依賴,轉而加大對越南紡織產業的投資,完善產業鏈。此消彼長,這對中國紡織產業而言,無疑是一次極大的挑戰。

▲中國基礎建設:

對於轉移到東南亞的企業來說,當地物流設施已成為他們最為頭疼的問題。眾所周知,東南亞的基礎建設並不完善,導致這些國家物流設施遠不如中國,大大拉長了交貨時間並推高了運輸成本。

作為東南亞增長最快的經濟體,越南似乎可以承接遷出工廠的部分物流生意。數據顯示越南港口的集裝箱吞吐量從440萬標準箱大幅提升至1230萬標準箱,但是缺少深水港依舊是越南物流的硬傷。而世界排名前十的港口中,中國就佔了7個。全國鐵路營業里程達到13.1萬公里以上,高鐵總里程佔世界2/3。

事實上,在海外建設工廠的往往會發現外國的環境遠不如中國,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日本工廠紛紛搬到東南亞,但近幾年,日本工廠反而紛紛重新搬回中國來。日本媒體曾對上千家日企做過調查,發現日企最想投資的地方還是中國,被很多企業推崇的東南亞,卻不是首選。近日紡織巨頭萊卡公司,基於中國的基礎設施、紡織市場、人才儲備等等,將其全球第四個研發實驗室、中國首家研發中心——先進紡織品創新中心(Advanced Textile Innovation Center,簡稱ATIC)在佛山三山科創中心正式投入使用。

有從業者表示,一些東南亞引以為傲的價格優勢也在逐漸喪失。越南胡志明市周邊省份租金從2015年的每畝30美元,上漲到了目前的100美元,漲了3倍多。勞動力成本上漲的更快,目前平均工資已經比2014年高出約50%,達到2300元左右,企業普遍預計越南勞動力成本在7年後將與中國持平。

而且東南亞的整體工人素質和中國工人差距太大。得益於義務教育,中國工人87%以上受到過中學教育,而東南亞工人的平均受教育水平不高,導致工廠不得不為此承擔額外的成本。加上不完善的物流設施,工廠反而承擔比在中國時更高的成本,得不償失。

東南亞一些國家雄心勃勃試圖代替中國的紡織工業,但並不是所有國家都能夠成為“世界工廠”的,成本、價格優勢並不能主導一切,更何況這種優勢還在逐步萎縮。(資料來源:info.texnet.0604)☺

2019-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