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今年的淡季將比往年更難熬,紡織人需提前做好心理準備

今年以來,紡織業的上中下游各個環節,從原料、生產到銷售,日子可謂難過,經濟環境,產業轉型,社會綜合轉型,這一切,都倒逼紡織業和其他行業一樣同時進入悲喜交加、痛癢交集的時代。

2019年的紡織市場,已經在內外交加的經濟環境裡捱過了四分之一的時間,表現平平的層面下,是業界波瀾洶湧的憂慮。

全球貿易正以十年來最快速度崩潰

近幾個月來,世界貿易量遭遇金融危機以來最嚴重的下滑,並和21世紀初的互聯網泡沫時期一樣危險。

CPB荷蘭經濟政策分析局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一月的三個月內,隨著全球經濟同步增長勢頭的進一步衰退,世界貿易量與三個月以前相比下降1.8%

英國《每日電訊報》指出,工業衰退是一系列因素造成的,包括汽車行業的衰退,英國脫歐的癱瘓以及美國總統特朗普試圖通過對歐洲和其他國家商品徵收關稅來顛覆國際貿易體系。

並表示,全球貿易增長勢頭的驟降相當於2001年互聯網泡沫破滅後的幾個月,當時的貿易量減少了2.2%;也是2007-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最大的降幅,當時全球貿易暴跌,降幅高達12.7%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上周也發出警告表示,這是全球經濟的“微妙時刻”,而且正在喪失動能。英國脫歐和全球主要國家貿易緊張已經構成明顯的下行風險,並影響到商業信心,傷害了工廠、機械投資以及就業創造。

IMF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表示,過去六個月全球經濟“失去了進一步增長的勢頭”。她認為,全球經濟減速造成了貿易量的減少並造成“貿易緊張局勢對生產者物品支出影響的加劇”。

IMF表示,全球貿易低迷廣泛存在。同步放緩預計在2020年以後會穩定下來。

不過,拉加德指出,儘管預計2020年全球經濟增速會出現反彈,但是這種反彈將受到下行風險的牽制,這些風險就包括貿易問題、一些國家和領域的高債務問題、英國脫歐問題等。

在最新一期《世界經濟展望》中,IMF下調2019年全球經濟增速至3.3%,為金融危機以來新低。IMF擔心,貿易緊張局勢可能再度爆發並影響其他領域,如汽車產業,對全球供應鏈造成嚴重干擾。

紡織市場“一葉知秋”,近階段行情有多差?

都說最近生意不好,到底近階段紡織市場的行情有多差?

1、面料貿易商不敢囤貨了:去年第四季度囤的膽布,到現在還沒有都銷完!

一位在市場摸爬滾打多年的面料貿易商陳總向記者反饋:“去年都是求著坯布廠給點貨,今年則是反過來,很多坯布老闆會讓我拿點貨。但是我都不敢多囤貨,去年第四季度囤的膽布,到現在還沒有都銷完,客人需求減少,我也只能少囤點。”

近階段,隨著外地坯布衝擊市場,常規化纖面料如滌塔夫、春亞紡、尼絲紡等均表現一般,市場供大於求,從而導致今年的織造廠家話語權在減弱,貿易商的日子相對好過很多,即便如此還是有很多貿易商不敢貿然出手囤貨,除了對後市行情有擔憂之外,對現金流的掌控更為嚴格。

此外,隨著原料、人工、染費的上漲,不少貿易商表示利潤空間有所萎縮,“現在不求多賺錢,只求訂單做得穩妥,貨款回收稱心”成為眾多貿易商的心聲。

2、淡的可怕,打捲和貨運師傅都沒生意了!

市場行情的下行,作為紡織配套從事著打卷包裝、快遞運輸、搬貨卸貨的情況可以從側面反映出紡織行情。

據對盛澤市場的調研情況顯示,紡織商區內,只看到少數幾家打卷店在忙碌,而更多的打卷師傅則坐在門口喝茶聊天。一位從事打卷十多年的李師傅跟我們聊了起來,他說他像今天這樣閒坐著已經有一個星期了,五一之前估計也就這樣了。往年雖然也有淡季,但都是六七月份,天熱的時候比較閒,像今年這樣四月份就沒活的比較少見。

不光他自己,整個這一片的情況都差不多,即使有點活,都不夠半天忙活的。對於這種行情,李師傅倒是看的很開,有活就做,沒貨就歇著。畢竟客戶那邊沒訂單,他們再怎麼憂心焦急也是沒有用的。

一位裝貨的三輪車師傅也反饋,有好幾個喊他拉貨的公司這段時間叫他次數少了很多,他覺得五一一過,肯定是要閒很久了。同時在市場上記者也看到了不少三輪車師傅聚集在陰涼下,聊天休息,默默的等著叫他們拉貨的手機鈴聲響起。打卷師傅和三輪車師傅的交談,無疑是再次證明了行情的走淡。

3、製衣廠五一放假五天了,還沒有開工跡象!

“往年這個時候五一節放假一天,如今放4-5天都算正常,往年五一節前廣州海珠區鷺江的服裝廠裡,擠滿了工人,開足馬力,加班加點是常有的事。而今年的景象與去年相比卻是冰火兩重天,部分工廠被迫關停。”康樂村製衣廠的一位老闆抱怨道。

來自湖北的陳先生,15年前就在海珠鷺江開了服裝廠,前幾年生意好的時候,一年可以賺30萬左右。今年賺不到錢,無奈之下,陳老闆只能把兩個孩子送回家上小學,這樣一年的花銷起碼可省三萬元。

“雖然這幾年業態都在下滑,但今年的下滑速度特別明顯,大部分工人賺不到錢,都選擇回家,廠裡現在出現有訂單沒人做的現象。”陳先生說。

開廠有3年的秦老闆也感受到了這股濃濃的“寒意”,“去年還能賺一點點,今年的情況很不樂觀。”他的服裝廠裡,平時有30人,20來個固定工人,10個流動工人,但記者到訪時工廠裡一個工人都沒有,設備都在閒置。秦老闆說,因為沒活干,工人都在宿舍裡休息,有起碼60%的工人回家了。秦老闆給記者算了筆賬:“員工宿捨一間房一個月要1000多元,我們租了10間房,一年下來這裡都要10多萬。”而廠房、設備、宿舍、工資等等投入,一年下來要70萬~80萬。

“去年我的服裝廠還有120萬的利潤,但今年,我大概算算已經虧30多萬了。”來自湖北仙桃的高先生說,按照往年經驗,農曆年開春後會是服裝業生產和拿貨升溫的階段,到五一節前,夏裝的高峰會出現,是上半年的賺錢時候。但今年整個行業出貨量都不行。

在應該最忙碌的時間卻異常清閒,想必,紡織老闆心裡也是有苦說不出!

隨著近幾年來經濟大環境不景氣和市場趨於飽和,競爭日趨激烈,因為紡織行業明顯已經到了一個徬徨焦慮的十字路口,需要質變型的突破,期待快速的綜合轉型。然而在這個科技、文化、經濟全方位面臨複雜轉型的時代,一個產業期待的安全轉型,顯然不麼輕鬆。

(資料來源:tex-asia00508)☺

2019-05-09